成人综合网
2019 > “我和我的祖國”征文活動

董楊:新中國成立后家的幸福變遷

來源: 中國日報網
2019-10-06 06:59 
分享

今年,迎來了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七十年間,我家三代人從大山深處的小鄉村,經歷過縣城、州市城郊,到現在省城有了一席之地,搬家的次數從兒時的記憶到現在已經難以計算,但每次搬家,都讓我感受到幸福的變遷。

兒時家的記憶

我兒時的記憶是住在云南一個地州城郊外公外婆家,雖然吃穿住行游玩都很方便,但就是人多房間少。經常我和舅舅、表弟三人擠在最小那間房子的小床上。其他稍大的兩間每個臥室都放了兩張小床,可睡4個人。一家人還分男女間,單下來的人就去睡沙發,享受客廳單間單床和過道單床,我經常因能享受到這樣獨睡的待遇,不用和誰擠在一起而欣喜不已。而去農村的爺爺奶奶家,雖然房子比城里的寬敞好多,還是個小二層,但房屋卻黑乎乎的,吃飯,廚房,臥室,豬圈,牛棚,雞窩都在一處,味道、跳蚤、蚊子以及被咬得又癢又大的紅包都是兒時的噩夢和后怕。

直到快讀幼兒園才回去縣城和父母住,家位于城郊父親的單位工廠里。房子最大的變化就是沒之前那么擁擠和漆黑了。廠房和家雖然都是幾根大木柱子支撐,但卻可以養一窩兔子。雖然經歷了下雨天就鍋碗瓢盆全部上陣在屋里接水,但一次大雨過后,居然接得滿兩桶很干凈的水,可以直接喝,或者留著淘米洗菜后再拖地,在經常停水的季節里那真是雨水貴如油啊。

背著書包上學堂后的家

等到我讀幼兒園后不久,家又從工廠搬到母親的單位縣城一中,最先住在鍋爐房上面的房子,每天早中晚3次伴隨著食堂飯菜的香味,鍋爐灰卻頑皮地玩起了天女散花,臉上一抹瞬間可比包青天。在學校里又前前后后搬了好幾次家,直到讀初中才住上了一個小單間。印象最深的是小學時住在學校操場那套房子的時候,我的小床支在父母大床的后面,隔了個書桌,我每天喜歡像個小狗一樣鉆出鉆進,幸福無比。還有更幸福的是,從家搬到中學后,小學就在一墻之隔,等讀初中更是家對面就是教室,我都可以踩著上課鈴聲去,坐到座位上鈴聲才停。等到去市里讀高中住校后,只能周末回次家,每個周末吸引我回家最強的動力是家里遠勝學校食堂那油水很足的菜,吃得撐的飯。

大學畢業前后的漂泊

大學畢業前的實習分別在京城、省城漂泊。當北漂一族的時候,單位還分了個辦公室放上兩張床給我們兩個小伙子住,諾大一棟辦公樓加上一樓1個值班的就總共3人。那時年輕氣盛,一個人上個夜班也不怕什么。北京夏天天氣太熱,雖然沒地方洗熱水澡,但可以直接在對面的廁所里沖涼,每天保持清爽之身?;氐嚼ッ鲗嵙暫?,卻連辦公室也沒有住的,就借住在別人家的一個帶衛生間的小單間。??????

就業協議簽定后,到新單位報到第一天,看著單位好幾棟樓,我美好地想象應該有棲息之地了。手續辦完后,才告知安排我去下面的一個項目部上班,和大家住在了一個只有公共廁所和浴室的小賓館里,把我分了和做飯的師傅住一起,有個好處就是總比睡工地強,師傅還照顧我能比別人多吃點。剛畢業還長身體的年代,能吃飽就是最大的幸福。

工作那么多,我想去看看。之后,又換了好多工作不同的崗位,都是自己解決住處了,雖然那時候房子還算便宜,但沒意識買一小套,不知道自己會情定何方,只想等著穩定下來。

工作的越來越不如意,招聘單位條件的越來越高,高中學習還沒我好的同學都接連去讀研,刺激了我也要去考研。既然選擇了考研,便不顧風雨兼程。經過一年多的刻苦復習,苦心人天不負,居然順利跨本科專業,考取了自己喜歡的專業。又回到了象牙塔里四人宿舍,過完三年吃住不愁的校園生活。

研究生畢業后家的變遷

研究生畢業晚了高中同學幾年,所學專業又有點偏冷,連進獨立學院當個輔導員都困難,退而求其次去報考中學教師,又因為當年各校自主招聘,筆試面試講課多次沖殺未果。參加公務員考試也是百里挑一甚至更激烈,最后只能報考了離家幾百公里的另一個地州基層單位,考取后直接去離城十多公里的鄉政府報到了。辦完手續后,分了兩層木屋其的其中一間,樓上的人一上樓就吱吱作響,半夜老鼠還在隔板上跳舞,隔壁打個電話簡直清晰在耳。熱水大家都要從辦公室那個大水桶燒開了拎到宿舍,到了冷天洗澡是個大問題,還好鄉街子有兩家農戶家對外洗澡,但下村回來晚了水就不熱了,老鄉直接關門熄燈恕不接待。

從鄉政府調到了區政府,房子就自己解決,租了一小套,周邊城區內都是老房子,雖然有了衛生間,但那長滿鐵銹的管道漏水,上個廁所為了樓下人家的衛生都要跑出去外面的公共廁所。但從小在城市長大的我還是喜歡呆在這個城里的家,交通比較方便、道路環境也不錯、生活購物比較便利,特別是夜晚的城市要比黑漆漆的鄉村熱鬧一些。

后來又去離城十公里的村上掛職鍛煉,給了一間辦公室做辦公兼宿舍,才新建的辦公樓條件比較好,還有廁所兼浴室,并且安裝了太陽能,只要出太陽就可以洗個清爽的熱水澡。條件是好了,就是感覺與世隔絕,無奈之下我想盡辦法,協調把遠程教育和網絡開通,把那偏遠的山村和外面的世界連接了起來,就連大學生村官考試報名也不用再跑到城里了,接連來的兩個大學生村官都順利考取公務員了。因為村干部在村里開火吃飯群眾有意見,我和大學生村官只有自己買菜做飯,每天買什么菜,多少錢一斤,買了多少都做明細賬,每個月都要張榜公布一次,接受監督。

經過基層幾年的鍛煉,終于滿足選調到省會城市市級機關需要的基層工作經驗條件,通過多次考試,坐著長達十來個小時的夜班車,從地州鄉下趕來省城考完,又坐夜班車回去,也不知跑了多少趟,終于考上了現在的單位。省城雖然大,但沒有我的棲身之地。還好由于市級機關才搬遷新區,房價比老城便宜。賣了老家的房子,貸上房款,前后又租了幾年房子才住進了真正屬于自己的房子。雖然面積小點,但交通方便,學校就在附近,去單位也不遠,在省城也終于算有了自己真正的家,還把戶口也落了下來。

古有孟母三遷,從祖輩到父輩,又到我自己的家,我也數不清辛苦勞累地搬了多少次家,但每次都能感覺到家的幸福變遷,感受到新中國成立后咱老百姓的生活越來越好,見證了我們國家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國日報網版權說明:凡注明來源為“中國日報網:XXX(署名)”,除與中國日報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其他任何網站或單位未經允許禁止轉載、使用,違者必究。如需使用,請與010-84883777聯系;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日報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
版權保護:本網登載的內容(包括文字、圖片、多媒體資訊等)版權屬中國日報網(中報國際文化傳媒(北京)有限公司)獨家所有使用。 未經中國日報網事先協議授權,禁止轉載使用。給中國日報網提意見: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
成人综合网